b2b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b2b网站 >
杨老师、杨技术员、“杨伯妈”……从警十五年初心依旧
发布日期:2022-01-15 04:17   来源:未知   阅读:

  杨仕荣,男,42岁,中共党员,2006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曾在册亨县公安局双江派出所、者楼派出所、巧马派出所担任所长,2019年9月到高洛警务室工作至今。

  从警15年,杨仕荣始终不忘从警初心,惩凶除恶,扶危助困,他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人民警察为人民”的铮铮誓言。曾荣立三等功一次,先后获评个人嘉奖3次、先进个人4次、优秀公务员3次、优秀员4次,2021年入围全国政法系统 “平安之星”之“平安英雄”年度网络投票。

  “父母不同意,他们觉得公安工作很危险,在学校当副校长这份工作已经很不错了。”2006年,在册亨县实验中学当副校长的杨仕荣把想考人民警察的想法告诉父母后,父母一直反对,“我就背着他们偷偷报了名,悄悄考了试,直到政审那关才告诉他们。”

  谈起从警的初心,杨仕荣竟说是因为自己的学生被小混混欺负,警察帮忙解决问题后,心生敬意,随后自学法律及公安基础知识。

  2006年12月,成功考上人民警察的杨仕荣被分到册亨县公安局达秧派出所。那天,老所长韦永洪开着一辆破旧的吉普车来局里接他,一路坑坑洼洼、弯弯绕绕,老所长握着换档杆,一直重复着加速、换挡、减速操作,还不时转过头给杨仕荣介绍所里的情况,问他一些问题。

  “那就好好干,干出点成绩,再去好好劝劝他们。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人民警察的工作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到所里后,你看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不懂就问”

  破旧的吉普车在山间逶迤前行,映入眼帘的是连绵不绝的山路和三三两两的小屋。两个小时左右,抵达派出所,杨仕荣被分到内勤部门,而不是憧憬的办案民警,坐在小小的办公室里,面对一摞摞资料,却不知从何做起,杨仕荣的失落感慢慢涌上心头

  老所长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打扫卫生后才开始一天的工作,杨仕荣要跟着老所长做,就比他起得早,七点起床打扫卫生,自学内勤工作,遇到不懂的,就去请教老所长或同事

  “你小子可以啊!以前大家加班加点花一个星期才能做完,还容易出错,你这一个晚上就做出来了,还没出错,厉害啊!”老所长看到完成的“人口年报”表格,拍了拍的杨仕荣肩膀笑道。

  “我学计算机专业的,设计了一套函数算式,把这些数据填进去,系统就自动生成了。”这是到所里后第一次受到夸奖,杨仕荣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兄弟派出所的内勤知道杨仕荣有这门技术后,特意赶到达秧派出所请教,2007年,册亨县公安局使用杨仕荣设计的函数算式快速完成了“人口年报”工作。

  从那以后,杨仕荣成了所里的技术员,教大家打字、使用公安系统、修电脑都不在话下,其他派出所还请他去到所里教学。

  “杨技术,我的电脑卡死了,你来帮忙看看”

  以前的笔录用手写,每个人的字迹大不一样,涂涂改改的地方也不少,有时在判定时因为涂改或字迹潦草导致判定出错。为此杨仕荣制作一套笔录模板,用电脑录入笔录内容,大大减小了失误率。

  2007年,作为新警,杨仕荣被安排到贵阳警官学院学习,“在那里我学习到更多公安专业知识,对人民警察的认识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工作起来心里也有底了。”杨仕荣回忆道。

  “伯妈”这个词在某些语境里含有贬义,是话多、啰嗦的意思。但在高洛新市民居住区,“杨伯妈”不但不含贬损之义,反而是群众对他调解矛盾纠纷时苦口婆心的充分肯定。

  2019年8月,3万余人响应脱贫攻坚政策,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政策,陆续搬迁到高洛街道新市民居住区。9月,杨仕荣到册亨县公安局者楼派出所高洛警务室任职。

  杨仕荣做调解,摆事实、讲道理、释法律、断是非,常常一开口就是一两个小时,久而久之,“杨伯妈”的外号不胫而走。

  提起“杨伯妈”这个外号杨仕荣有话要说:“以婚姻家庭矛盾纠纷为例,先听双方讲述矛盾纠纷的来龙去脉,找准矛盾焦点,然后我通过子女和父母的角度,用鲜活的事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进一步普法,让当事人知道,纠纷中引发的肢体冲突,可能涉嫌家庭暴力甚至是故意伤害他人”

  通常情况下,“杨伯妈”一讲就是一两个小时,就算当事人已经自愿达成谅解,他还是会把话说完、说透,避免下次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兴许当事人也不想再听“杨伯妈”的“唠叨”,经过他调解的矛盾纠纷,几乎不会反弹。

  “并不是所有的矛盾纠纷都要到警务室来调解,能当场调解那是最好的,所以我们制作了一个调解包。”杨仕荣介绍,调解包里面,有宣传法律的小册页,有调解协议书,有笔和印泥等等,要求民警每次接到矛盾纠纷类的警情都要带上调解包,尽心尽力让矛盾纠纷能够就地解决。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有发现涉嫌抄袭内容,请邮件至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即删除

  杨仕荣,男,42岁,中共党员,2006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曾在册亨县公安局双江派出所、者楼派出所、巧马派出所担任所长,2019年9月到高洛警务室工作至今。

  从警15年,杨仕荣始终不忘从警初心,惩凶除恶,扶危助困,他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人民警察为人民”的铮铮誓言。曾荣立三等功一次,先后获评个人嘉奖3次、先进个人4次、优秀公务员3次、优秀员4次,2021年入围全国政法系统 “平安之星”之“平安英雄”年度网络投票。

  “父母不同意,他们觉得公安工作很危险,在学校当副校长这份工作已经很不错了。”2006年,在册亨县实验中学当副校长的杨仕荣把想考人民警察的想法告诉父母后,父母一直反对,“我就背着他们偷偷报了名,悄悄考了试,直到政审那关才告诉他们。”

  谈起从警的初心,杨仕荣竟说是因为自己的学生被小混混欺负,警察帮忙解决问题后,心生敬意,随后自学法律及公安基础知识。

  2006年12月,成功考上人民警察的杨仕荣被分到册亨县公安局达秧派出所。那天,老所长韦永洪开着一辆破旧的吉普车来局里接他,一路坑坑洼洼、弯弯绕绕,老所长握着换档杆,一直重复着加速、换挡、减速操作,还不时转过头给杨仕荣介绍所里的情况,问他一些问题。

  “那就好好干,干出点成绩,再去好好劝劝他们。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人民警察的工作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到所里后,你看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不懂就问”

  破旧的吉普车在山间逶迤前行,映入眼帘的是连绵不绝的山路和三三两两的小屋。两个小时左右,抵达派出所,杨仕荣被分到内勤部门,而不是憧憬的办案民警,坐在小小的办公室里,面对一摞摞资料,却不知从何做起,杨仕荣的失落感慢慢涌上心头

  老所长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打扫卫生后才开始一天的工作,杨仕荣要跟着老所长做,就比他起得早,七点起床打扫卫生,自学内勤工作,遇到不懂的,就去请教老所长或同事

  “你小子可以啊!以前大家加班加点花一个星期才能做完,还容易出错,你这一个晚上就做出来了,还没出错,厉害啊!”老所长看到完成的“人口年报”表格,拍了拍的杨仕荣肩膀笑道。

  “我学计算机专业的,设计了一套函数算式,把这些数据填进去,系统就自动生成了。”这是到所里后第一次受到夸奖,杨仕荣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兄弟派出所的内勤知道杨仕荣有这门技术后,特意赶到达秧派出所请教,2007年,册亨县公安局使用杨仕荣设计的函数算式快速完成了“人口年报”工作。

  从那以后,杨仕荣成了所里的技术员,教大家打字、使用公安系统、修电脑都不在话下,其他派出所还请他去到所里教学。

  “杨技术,我的电脑卡死了,你来帮忙看看”

  以前的笔录用手写,每个人的字迹大不一样,涂涂改改的地方也不少,有时在判定时因为涂改或字迹潦草导致判定出错。为此杨仕荣制作一套笔录模板,用电脑录入笔录内容,大大减小了失误率。

  2007年,作为新警,杨仕荣被安排到贵阳警官学院学习,“在那里我学习到更多公安专业知识,对人民警察的认识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工作起来心里也有底了。”杨仕荣回忆道。

  “伯妈”这个词在某些语境里含有贬义,是话多、啰嗦的意思。但在高洛新市民居住区,“杨伯妈”不但不含贬损之义,反而是群众对他调解矛盾纠纷时苦口婆心的充分肯定。

  2019年8月,3万余人响应脱贫攻坚政策,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政策,陆续搬迁到高洛街道新市民居住区。9月,杨仕荣到册亨县公安局者楼派出所高洛警务室任职。

  杨仕荣做调解,摆事实、讲道理、释法律、断是非,常常一开口就是一两个小时,久而久之,“杨伯妈”的外号不胫而走。

  提起“杨伯妈”这个外号杨仕荣有话要说:“以婚姻家庭矛盾纠纷为例,先听双方讲述矛盾纠纷的来龙去脉,找准矛盾焦点,然后我通过子女和父母的角度,用鲜活的事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进一步普法,让当事人知道,纠纷中引发的肢体冲突,可能涉嫌家庭暴力甚至是故意伤害他人”

  通常情况下,“杨伯妈”一讲就是一两个小时,就算当事人已经自愿达成谅解,他还是会把话说完、说透,避免下次再出现类似的情况。兴许当事人也不想再听“杨伯妈”的“唠叨”,经过他调解的矛盾纠纷,几乎不会反弹。

  “并不是所有的矛盾纠纷都要到警务室来调解,能当场调解那是最好的,所以我们制作了一个调解包。”杨仕荣介绍,调解包里面,有宣传法律的小册页,有调解协议书,有笔和印泥等等,要求民警每次接到矛盾纠纷类的警情都要带上调解包,尽心尽力让矛盾纠纷能够就地解决。佛塑科技党委副书记、总裁马平三率队到广东工业大学、